Search This Blog

15 October, 2011

No.99


也許是課程快要結束的關係,我越來越不安...

也想好好把握在這邊的所有機會,把握每一天,每一分鐘。

我去了趟獨自旅行。

想著我的未來,想著很多該做的事。




-






Port of King's Lynn 


當我在畫畫的時候,

一位老太太推著在輪椅上的老先生,在我旁邊的位子歇息。

老先生已經無法自己進食,老太太只能用針筒幫他準備流質食物注射...


我總是很容易受這種情景感傷,有點無法專心畫...


老太太溫柔的對老先生呢喃幾句,老先生咿呀了幾聲回應。



人總是會老邁的,無論年輕時有多風光璀璨,

老了,大家都一樣。



我就在想,能這樣溫柔耐心地照顧著一個不能行動自如的人

需要多少的愛與心?


還要有多堅強的勇氣,面對著最愛的人受苦痛的模樣?


曾經是大樹的他,變成殘弱的枯枝,

不能哭泣,反而要堅強地笑著照料他。


想著都心酸了...





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