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 This Blog

21 June, 2011

No.85



好久沒更新了~
這陣子在忙搬家,很多事情很煩。
加上一些衰事,陷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低潮…
一度很想訂機票回家,想放棄。


孤獨,真的很可怕。
但我選擇的這條路,真的不被理解(至少大多數人)。
人們只會一一離我遠去。
留下孤獨和我獨處。


這也許是種養分,但真的很痛苦很痛苦很痛苦。
現在有點理解梵谷為何會割掉自己的耳朵了。
在低潮的時候總是希望誰來拯救我,或者踩著我的那雙腳能良心發現的移開。
而事實上,只有我能拯救自己的快樂。


加油吧。



Sea gulls @ Hastings



Chimney









I need a comfortable place to relax…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